杨正帆和朱声仄导演携国际获奖作品参加候车时展映

0 1458
候车时大赛官方 发布于 2017-6-15 18:59

候车时周传基一分钟国际电影大赛,英文全称为Waiting Tim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简称为WIFF。大赛是由周传基老师发起的无对白文字,纯视听语言一分钟视频竞技大赛。


WIFF是属于全民的电影大赛,全民拍摄,全民参与,在竞技中寻找和发掘青年电影制作人才,推广视听语言教育。对参赛作品一直不限形式,欢迎各种类型的短片参加。


随着科技的发展,拍摄电影的设备越来越小型化,打破了原来的制作壁垒。拍摄工具掌握在了每个人手中,人人都可以拍电影,人人可以用视听的方式讲述自己身边的故事。


周老师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预言到了,现如今短视频的流行,因而发起了WIFF,大赛取名候车时也寓意等车的碎片时间。


参赛作品可以是专业制作者的精良故事展示,或者是天马行空的实验影像,也可以是街头趣事的随意记录,还可以是自己生活的点滴积累。就是这样一条条的短片勾勒出了整个时代的横断面。


WIFF走过了三届,第四届候车时开设了候车时电影展,多位独立电影导演携作品参展。“有话要说”的独立先锋作品给候车时带来了新鲜的血液与更丰富的审美趣味!


      青年导演杨正帆和朱声仄携作品《远方》,《你往何处去》,《又一年》参加大赛展映单元。


远方》海报-导演 杨正帆


杨正帆生于1985年。22岁从法学院毕业后开始制作电影。2007年师从周传基老师学习电影语言,随后前往香港攻读电影制作硕士。2010年成立Burn The Film Production House,在2013年以前,他制作了多部短片参加了多个电影节,包括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北京独立电影节、EXIN亚洲实验录像论坛以及香港鲜浪潮国际短片比赛


2013年,他的处女作长片《远方》入围了珞迦诺电影节、温哥华电影节以及华沙电影节。


《远方》由十三个独立的部分组成,每个部分由二个固定机位长镜头完成,聚焦在人们在新环境下迷失的瞬间。没有任何对白和文字、只利用画面、声音和动作建构整个影片,这十三个镜头——或许神秘、或许现实、或许戏剧——尝试描述一种抽象的境况。

远方预告片


在作品《你往何处去》中,导演杨正帆以出租车这一不断移动、相对封闭的空间作为故事发生的舞台,一天之内、形形色色之人(大陆客、中环投资分析师、跨国企业英国高管、九龙皇帝等)汇聚于此,勾连出香港之百态。


《你往何处去》海报-导演 杨正帆

一架的士,每天迎来形形色色的乘客,走遍一座城的五脏六腑。车上的人在对话中透露自己的喜怒哀乐,开车的人也在短暂交会中一窥端倪。当五花八门的众生相与城市的特质相连,便呈现出独一无二的城市风味。


你往何处去 预告片
《你往何处去》这部电影,正是透过出租车司机的视角,观察和聆听香港这座城市中各类人的声音。观看它时,你或许需要一些耐心。130分钟的时长内,观众随着微微晃动的车身,走过香港各区的风景,遇上红灯停车时,更可能会产生类似晕车的感觉。但断断续续的车内对话令人心生好奇,在试图辨别乘客身份的同时,窗外流动的风景,亦仿佛抹上了相应的感情色彩。


车内有初来乍到的内地游客、社会底层的年轻小夫妻、进退两难的港漂、政治立场分歧的本地父子、思念故乡的菲佣、即将离港的英国人、感情不顺的小姐妹、金融业人士、找不到目标的流浪者、甚至是故去的九龙皇帝……13段故事,共同绘出导演记忆中的香港面貌。


导演杨正帆是香港浸会大学电影制作专业的硕士毕业生,曾在芝加哥艺术学院修读视觉评论研究专业。2009到2014这五年间,他在港生活,喜欢坐在巴士上层的第一排欣赏风景。后排乘客的对话随着街景留在他脑中,让他产生了以「看景听声」的方式拍摄电影的念头。电影中的故事来自他亲身经历、目睹或亲耳听说的事例,虽于不见讲话其人,却不难让人猜测其面貌性格。


片中的人事颇具代表性:内地游客一路担心上当受骗,并在要求支付行李费时百般计较;底层小夫妻在旺角遭遇塞车表示无奈,随后却考虑是否要加入水货大军;港漂哭诉如履薄冰却仍受歧视的生活;菲佣朋友相聚,说完对亲人故乡的想念,又貌似云淡风轻地唱起了歌;父亲从占领现场「押」回儿子,二人就移民一事展开争论;兰桂坊上车的小姐妹讲着寻找理想伴侣的艰难……很多片段,都真实地发生在此城的不同角落。



尽管在港生活五年,但杨正帆并不将自己定位为「港漂」,因为「从来没打算留在香港。」如今身处芝加哥的他,回想起在香港的五年,心情有点复杂:「在香港时,我其实很讨厌那里的生活,但是离开香港之后,却开始有点想念这座城市,这是我目前对这座城市的心情,是一种私人的心情。」


这五年间香港变化很大。从广东道D&G禁止拍照风波到抢购奶粉事件,再到近日的立法会风波,这城市正在经历什么,将来会何去何从?杨正帆认为自己无法在电影中给出答案,而正是因为没有答案,才会有这部电影的诞生。游客也好、本土居民也好、外籍务工人士也好,人们乘坐的士急急奔赴眼前的目的地,看似目标明确,实则各自怀揣不安。


在影片的末尾,那个在兰桂坊小姐妹所讲故事中「请司机随意开到想去的地方,直到用完身上的钱为止」的「奇怪的人」,在生活中真实地出现。时间来到凌晨,疲惫了一天的司机不再说话,乘客亦不发一言,中环的繁华、旺角的喧嚣、深水埗的烟火气、尖沙咀的拥挤、九龙城的市井、兰桂坊的醉生梦死……都似乎变成了虚空的记忆,令观者也不由怅然。的士沉默地走过高架桥、穿过狭窄小巷、经过无人的街头,只有夜晚的灯光和风声陪伴,在茫茫楼宇间,似乎找不到方向。


你往何处去?这是导演心中的问号,也是此城中无数人的困惑。而这130分钟的景观与对话,更像是导演写给旧友的一首忧伤的情诗。



Q & A


记者:影片从筹划到开拍用了多久?拍摄又用了多长时间?

杨:筹划了大概四个月,拍摄分两次,一次是拍摄画面,一次是录制对白,加起来一共拍摄了大概不到一个月吧。


记者:拍摄前和进行中遇到了怎样的困难?路上的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车内镜头的存在,具体是怎样完成的?声音是后期配上的吗?

杨:拍摄的话,现在回头看其实算是比较顺利了。路人其实有注意到摄影机的存在,因为摄影机是架在车外的玻璃上的,并不是在车内。对白其实是根据拍摄到的画面进行修改的,因此声音当然是后期配上的。


记者:离开香港的那位「鬼佬」似乎独自絮叨讲得比较多,这一段的内容又是从何而来?

杨:鬼佬的故事来自两个在香港分别生活了3年和7年的英国人,我将他们俩的故事合并了起来。因为一般的士司机不会说特别流利的英文,因此选择让鬼佬自言自语。


记者:为何会想到加入「鬼」的部分?

杨:因为我很喜欢九龙皇帝(注:曾灶财(1921年11月12日-2007年7月15日)自称「九龙皇帝」,是香港一名街头涂鸦者,涂鸦创作均为用毛笔书写之汉字。行文讲述自己以及家族的过往事迹,以及「宣示」对九龙的「主权」,因此得「九龙皇帝」一称号。)的故事,想把他放进来,但是他已经去世了。而在电影中角色们的脸不需要被看见,因此我决定把他当成一个死去的、看不见的鬼魂来处理。


记者:剧中献声的演员从何而来?

杨:都是我在香港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真心感谢他们。


记者:影片中似乎能看到阿巴斯的《十》、蔡明亮《行者》、甚至是多哈丝的影子,这些经典作品和影人对你产生了多大的影响?(注:《十》的故事同样发生在出租车内,但镜头直接对准车上的乘客;《行者》中,着红袍、行动缓慢的男性在香港的车水马龙中缓慢移动,近乎停滞,与城市气氛产生鲜明对比)


杨:这是一些影迷看完后的反应。我自己来说的话,阿巴斯的《十》我是看过的,但是不觉得有很大影响。视觉上,我更关心的是空间,这个城市是这部电影的主⻆。如果说影响,可能蔡明亮对我的影响更大一些,不仅是对这部电影,还有我的前一部电影《远方》。蔡明亮对我的影响是内在的情感上的,而不仅是外在的形式上的。


记者:这部作品比起你三年前的作品《远方》,有哪些不同?自己在心态和实际操作中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两部作品都是选择13段故事,13这个数字有什么特别含义?

杨:对我来说,两部电影并没有什么不同,方法看起来不一样,但是其实我只是根据我在不同的空间下的感受作出的调整而已,我在珠海(《远方》的拍摄地)的感觉是很安宁的,所以《远方》是一种静观的视⻆。而香港给我的感觉是节奏很快,从来没停止下来过,因此我决定让影片也处在不停行进中的状况,这是我看待这个城市的视⻆。13这个数字并没有什么特别含义,但是从容量上来看,13个短片构成的篇幅长度正是我所喜欢的。


记者:《你往何处去》这部电影在世界各地多个电影节都有放映(如鹿特丹电影节、墨尔本电影节),现场反响如何?

杨:在电影节的放映我只亲自参加过一次,现场反应和我预想的其实差不多,有些观众很喜欢,有些观众很讨厌,和我的上一部电影的反应也基本一致。我觉得如果我的电影没有人讨厌的话,那我估计会很讨厌自己。


记者:影片的最后一个故事中,那段沉默的故事持续了几分钟?有什么特别用意?

杨:最后一段持续了大概10分钟多一点,我希望把最后的时间留给观众自己,在经历过前面的那么多个故事之后,重新去安静地看看凌晨的这座城市。不是每一次坐的士都必须和司机说很多话,很多时候我们坐的士,可以不说话,也可以不玩手机,可能只会静静地看着窗外,我想要的就是在最后能够有这样一点氛围。


以上这段关于《你往何处去的采访来自于Trista Luo


又一年》海报-导演 朱声仄


19届蒙特利尔国际纪录片电影节评委们把份量最重的国际长纪录片大奖授予了中国女导演朱声仄的纪录片《又一年》,以表彰其“对中国农民工阶层的惊人的个性化描绘”。


这是自1998年电影节举办以来中国电影首次获此殊荣,2009年拥有加拿大移民身份的中国导演范立欣拍摄的另一部农民工纪录片《归途列车》曾获得电影节魁北克最佳作品奖。


1987年出生于武汉的朱声仄,曾经在美国芝加哥艺术学院攻读电影及新媒体研究生,2012年她在密苏里大学读新闻摄影研究生时做了一个非常独特的毕业论文,她在武汉凌智小学花了一年时间教一群8-12岁的农民工孩子使用相机,与生活在城市边缘的农民工家庭建立了友谊,完成了她的首部纪录片《虚焦》。


在剪辑时,她发现孩子们晚餐时的表情和交流非常有意思,决心再做一部关于他们就餐的电影,于是就有了这部只有13个单独镜头的三小时长片《又一年》,它也是16年进入蒙特利尔纪录片电影节竞赛单元的唯一一部中国电影,《又一年》还获得了瑞士尼翁国际纪录片电影节最佳纪录长片奖。


《又一年预告片

展映及大赛咨询

Mail:wiff-filmfestival@zhouchuanjiw.com

电话:0871-68034558-803

咨询微信二维码:



本文所有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 候车时一分钟电影节(zhouchuanjiw.com)

最新评论

电影节新闻

更多作品+最新作品

  • 000430
  • 000429
  • 000428
  • 000427

精彩幕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