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车时周传基电影大赛日志第二天

0 519
候车时大赛官方 发布于 2017-12-4 15:18

11月24日  昆明 阴

回顾昨晚: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翁丁部落里住着佧佤族

      大概在我10岁左右的时候,某一个周日清晨,被老爸从被子里抓了起来,穿着秋裤,蓬头垢面的就要给我拍“录像”,当时还没有睡醒的我很不情愿,后来才知道那是他从电视台的朋友那里借来的M9000,在那个年代摄像机是非常贵重的东西,所以要在中午12点必须还回去。时隔20多年,当再看到的时候,当年很不情愿的拍摄却变得非常珍贵。正如周老师说的“电影是在空间中记录时间流逝的美”。

       历史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身上,犹如时间流过生命,犹如身边的女孩已白发苍苍。

11月23日晚上 组委会开场


       很多时候,在讨论一部影片的时候,有人会说,你说的是纪录片呀,似乎这和他心中的电影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专业的影视人都应该知道电影的语言是不分什么故事片与纪录片的。

       晚上展映的这两部纪录片不仅仅只是记录和研究,还是参与人类发展思考的作品,所以被称为人类学纪录片。《佧佤族》和《翁丁部落》拍摄的是同一个地方,时间却相隔了60年。

      翁丁,中国云南西南边境的一个佤族村寨,行政上属于临沧市沧源县,建寨至今近300年历史。2006年翁丁被中国国家地理称为“最后一个原始部落”。全寨保留了最完整的佤族原始住屋文化、信仰体系和民族制度体系,翁丁于2005年开始发展旅游,至今已十余年。

 


现场观众


       说到这两部影片,那一定要提到一个特殊的人,谭乐水老师。第一部影片是他的父亲中国著名老艺术家谭碧波先生,在1958年拍摄的,而第二部作品是他的学生刘春雨导演在近两年创作的。

       中国影视人类学教育的启蒙者和开拓者。也是中国最早的影视人类学实践者,是中国最早的纪录片人。云南大学东亚影视人类学研究所所长 谭乐水老师。


谭乐水老师 现场与观众交流

      据谭乐水老师介绍谭碧波老先生曾经在拍摄完《佧佤族》之后,由于真实的记录下了当地的落后与风情民俗被打成了极右分子。可也正是这部影片给当今研究当地文化民族的演变与发展带来了重要的参考价值,被誉为中国第一部人类学影片。


《佧佤族》影片截图

      时隔60多年,一部《翁丁部落》就在当地拍摄下了今天的族人的状况,开发,旅游的关键词与60年前的传统祭祀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展映现场,《翁丁部落》的导演刘春雨和观众们展开了讨论。导演介绍:直至2012年,翁丁旅游一直不温不火,为了加速加强大力发展旅游经济,当地政府与旅游公司合作,决定以“丽江古城”为示范搬迁翁丁并建立翁丁新村。老寨全部用于旅游发展,搬迁遭到当地村民的一致反对。这一年摄制组开始关注翁丁。


《翁丁部落》影片截图

      摄制组从2012年开始拍摄,目前为止已经拍摄6年,纪录了翁丁6年里从村寨与政府的矛盾转化为翁丁村民内部的矛盾。素材呈现出翁丁这个佤族村寨的三种制度(寨主制度、党基层组织制、旅游制度)随时间和政府干预后的制度话语权更替与变化,片子最后呈现出“围城”的思想,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片子更多涉及一种状态性的群像表达,从个体里的人的命运、看到一种文化的表情,以及一种文化的消亡。


刘春雨导演


观众提问


    《翁丁部落》完整版目前正在后期制作中,目前三十分钟版本内容的选取对应谭碧波先生在1957年拍摄的《佧佤族》为主,反映建国60年来中国这个直过民族的群体社会变化。

      和翁丁一样,中国每个这样的村庄都是一座圆明园,翁丁的搬迁,就是中国的变迁。对于匍匐在神鬼世界里的佤族,魔幻现实主义的思想下神鬼与现实一直相伴其身,望而不可及的自由一直在高处。中国就在翁丁。

《翁丁部落》影片截图


       对于一个纪录片工作者,我们处在这个时代,我们看到人们融入了这个时代也在博弈这个时代。我们纪录这个时代。

       听完作者的交流,更加佩服纪录片人的执着与坚持。

       在浮华与快速发展的世界背后,这群纪录片人为人类留下了珍贵的记忆。纪录片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必需!


      11月23日天气很冷,现场很暖,在光卓传媒的场地了,大师披萨给我们带来了满满的幸福味道。


现场观众享有全部88折哦哦哦的福利!!!!

本文所有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 候车时一分钟电影节(zhouchuanjiw.com)

最新评论

电影节新闻

更多作品+最新作品

  • 000430
  • 000429
  • 000428
  • 000427

精彩幕后